當前位置:夢境遊戲專區 >> 心情故事 >> 正文
「美人心計」之法珠
發佈時間:2011年11月30日 09:54:57    作者:杏箋    人氣:11598    進入討論區
黑礁石旁,碧水澹澹,浪花珍珠般翻滾不止。

  凌霜月斂起裙角,彎腰掬了一捧水洗淨臉上風塵,暗自笑道:「這裡就是東海呀?比廣寒所見雲海之浩淼無窮差遠了。水質亦不如南海清澈。」一邊在心中比較著此次下凡所見幾處景色的高下,一邊喚出蝦兵蟹將,分開水路領她去拜見龍王敖廣。
 
  嫦娥派她到四海、五湖之中搜尋一顆奇異珍珠:法珠。據說佩戴此珠可使容顏永駐,柳眉不沾霜,桃腮常含春。若研磨敷面,更有妙不可言的功效。
 
  凌霜月一踏入水晶宮,就看到大殿客座上已經有一位佳人在飲茶了,通身的首飾衣裳無一不鏤金纏銀,精美絕倫。凌霜月打量她一眼,認出這是瑤池宮服。
 
  「姐姐從瑤池來東海耍耍?妹妹奉廣寒仙子之命到此地公幹,說不定還能搭上姐姐的五色祥雲返天宮哩。」凌霜月面上笑盈盈,心裡嘀咕著,你來這裡幹嗎?
 
  只見座上美人玉臨香輕輕擱下瑪瑙杯,抽出帕子不急不忙拭了嘴角,又招手喚來蚌女給她撤了桌上殘茶,這才慢條斯理答話:「王母娘娘派我到東海取珠,若早知你們廣寒宮裡派了人來,我就不跑這一趟腿了,叫你一併帶回去,仙子給王母娘娘奉上,豈不省事。」
 
  玉臨香瞥了瞥凌霜月,暗哼道:「小三兒的丫鬟也配跟我一起乘雲?!假清高,東海公幹,我看是嫦娥看上了龍太子吧!嘖,吃嫩草……」
 
  廣寒宮在天上人微言輕,兼之嫦娥貌美,地位多少有些尷尬。連王母的侍女都絲毫不把仙子放在眼中。凌霜月只得訕訕退到一邊,不敢提嫦娥也是為了那顆有法力的珍珠。陪著說了一會兒閒話,瞅準機會,借口敬酒,走到龍王面前耳語一番:「我家仙子派我求法珠,可在東海?」
 
  龍王面露難色。法珠的確在他宮中,一直都藏著準備給龍女公主作嫁妝,如今怎走漏了消息被王母和嫦娥知道?有心推托,卻恐惹了這兩個天宮中跟玉帝關係不一般的女人,將來遭算計。
 
  一個是王母,一個是嫦娥,法珠又不能劈開一家一半,兩位都得罪不起。龍王低吟片刻,喚人陪伴凌霜月和玉臨香去賞珊瑚,他推托要查看珍寶庫的冊子尋找法珠是否在東海,抽身回到後殿,枯坐發愁。
 
  「啊嚏!」龍王頭都沒抬,捂著鼻子說:「狐兒,本王過敏,你到別處玩去。」
 
  「嗚嗚,又失敗了。人家這次很努力很努力,還是沒能完全變化人形。抱歉又讓您打噴嚏了哦,狐兒這就換地方,嗚。」白尾狐狸看著自己未能變化的毛茸茸耳朵和尾巴,無奈極了。
 
  這狐狸比九命貓還幸運。龍太子一次出遊撿了她,帶回水晶宮養育。所幸靈根已蘊,稍加修煉便通了人性變化人形。龍王一家喜其嬌憨又聰詭,雖是異族且還未長成,卻已經內定為龍太子的陪侍兼玩伴,封其為狐美人。
 
  龍王看到狐小美人蜷在角落為變形失敗而傷心,歎了口氣:「唉,變不過耳朵有什麼好煩惱的呢?本王比你煩惱一百倍。」
 
  「哎?您也有煩惱吶?狐兒才不信,您只要一揮手,就有無數個蚌女姐姐過來唱歌跳舞,您該開心才對。」小狐狸伸伸爪子,表示不理解。
 
  龍王將法珠的事講給她聽。小狐狸眨眨眼說:「包在狐兒身上!」
 
  狐美人先拉來龍太子,和他一起找到凌霜月,在僻靜處竊竊私語:「仙女姐姐,法珠我們奉龍王之命帶來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您要找的那顆。這珠子可厲害啦,有了它護持,多加修煉就能位列仙班呢,就像嫦娥仙子吃了仙丹那樣。姐姐可別告訴瑤池那位姐姐哦~悄悄的,噓。」
 
  凌霜月心中一震,修成散仙,不再是婢女?
 
  狐美人在玉臨香耳邊也重複了同樣的話,只不過把法珠描述成「像王母娘娘的蟠桃一樣」。送走兩位天宮來使,龍太子禁不住問她:「你不怕她們看出來那是假的?」
 
  「嘻嘻,人家敢肯定她們會私藏不上繳~你想呀,美猴王為了蟠桃宴大鬧天宮,嫦娥為了仙丹能拋下后羿自己獨吞,她們兩個難道比美猴王和嫦娥還……?」狐美人調皮地掏出一袋子珍珠來,這些都是她修煉時所用的普通寶物。至於法珠嘛,自然還躺在公主的陪嫁箱子裡。
 

  若干年後
 

  行走在三界裡的人都知曉了三界的三朵奇葩:美貌與實力並存的女子。她們國色天香風情各異,卻都使用同一種兵器,幽幽的藍光從珍珠中散出,流光溢彩,眨眼間,這美麗的光芒已使妖魔喪命。
 
  人們稱三女的兵器為珠,知曉天宮秘聞的更斷言那就是法珠,法珠必存在於三女之一。
 
  狐美人對此總是不置可否地一笑了之,偶爾也會在太陽底下懶洋洋搖晃著她一直沒能完全變化人形的白色狐尾,塞給龍太子一顆葡萄吃。只有龍王一家最清楚,三枚「法珠」兵器,全都不是法珠。
 
  「喂,吃葡萄又不是吃豆腐,不許再盯著人家看了。」狐兒一尾巴掃過去,遮住龍太子的視線。
 
  龍太子抱著膨鬆的尾尖大呼冤枉:「是你穿、穿的太、太、太少,一看就、就看、看到了。」

3
0
0
0
0
1

超贊

期待

支持

很瞎

翻桌

懷疑
2